乌鲁木齐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春秋战国

救命,系统要害我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族谱和数字

发表于:2020-01-22 02:16:59 来源:乌鲁木齐历史网

救命,系统要害我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族谱和数字

“若水!这里!”

老远,言若水就看见了来接机的言思诗。

“你怎么来了,我记得我没告诉你航班号吧?”言思诗怎么知道她这一班飞机到B市。

“以言家的势力知道你的航班号算什么,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言思诗显然心情不错,身后的保镖接过言若水的行李箱,一路护送着二人来到一辆加长林肯旁。

“我算是看出来言家的势力了”,加长林肯啊,那可是一般人有钱都买不到的,如今却拿这辆车来接她!

“DNA报告已经出来,没有问题,现在你只要准备进入言氏祠堂就好了”言思诗随口道。

“言氏祠堂里究竟有什么?为什么每个言氏子孙都要去一次呢?”这个问题憋在言若水心里很久了,此刻她不问不快。

闻言,言思诗轻笑了一声,“其实里面没什么东西,只不过碍于家规,只要是言氏子孙就都要进入一次,不过进去的人,有的人说获益良多,有的人说一无所获,各花入各眼,每个人眼里的言氏祠堂都是不一样的”

言思诗说的既简单又玄妙,不过具体有用的内容言若水丝毫没有听到,看来还是得自己亲自进去了才知道。

“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很快,言若水和言思诗就回到了言家。

“若水来啦,快进来坐”言爱国此时一见到言若水那张肖似女儿的脸庞以及特有的桃花眼就感觉特别亲切,恨不得能把空缺了二十多年的爱都补给言若水。

“爷爷~~怎么若水来了,您就直接把我忽略了,您是不是不爱我了”言思诗一边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一边假装抽泣道。

“好了,别假哭了,都多大人了,这是你刚认回来的表妹,还不兴让你爷爷高兴高兴”柳如梦一见小妮子假哭,不客气的当场就戳穿了她。

“哎呀,真没意思,奶奶你干嘛要戳穿我嘛”言思诗一边撒娇一边不依道。

言若水目瞪口呆的望着言思诗的表演,之前明**人的大美人怎么回到家就变成爱撒加,爱恶作剧的小女孩了,是因为在家里所以可以毫无顾忌吗?言若水想,这难道就是有家的感觉吗?

“来来来,坐下吃午饭,吃完午饭我们就乘车去言氏祠堂,尽量赶在晚饭前回来”柳如梦麻利的同王妈一起给众人摆起碗筷。

尽量赶在晚饭前回来?言若水看了看时间,此刻时间指向中午十一点半,没有理解错误的话,去言氏祠堂的路程应该很长,长到会有几个小时的车程?!

事实是言若水没猜错!当她乘了两个半小时候的车后,在下车那一刻感觉臀|部都坐麻了,山路十八弯,果然颠地厉害!

“哈哈,若水,来到山里的感觉怎么样,空气新鲜吧”言思诗对着言若水眨了眨眼睛,意思不言而喻。

“好!”言若水牙咬道。

“哈哈哈”言思诗笑的乐不可支。

“你们两个小姑娘说什么说的这么开心,说出来让爷爷和奶奶也开心开心啊”

在两个孙女面前,言爱国面色和蔼,性子也幼稚的很。

“若水第一次来山里,说空气很新鲜呢”

言思诗睁着眼睛说瞎话,而言若水则僵硬的点点头表示附和。

“原来是这样,山里的空气是要比山下好很多,想当初我们言家的祖先也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努力,才会成长为现在的言家”

一思及此,言爱国便感慨良多。

“前面一段路车子开不进去,我们得徒步走,若水你第一次来,跟紧点”柳如梦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

言若水点点头表示明白,于是一行人开始徒步之旅。

二十分钟不停的向前走,言若水感觉自己脚跟应该已经磨出血了,但她没有吱声,因为在场众人,即便是已经七十多的言爱国和柳如梦都没有喊过一句累,她作为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自然不能拖后腿。

“前面就到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言若水闻声望去,发现她们居然走到了一处世外桃源!

只见远处竹屋林立,桃树遍地,一群小孩子正在村口嬉闹,赫然一副与世无争的画卷。

言若水一行人步入村庄,经过那群嬉闹的小孩时,小孩天真无邪的纯真让言若水心中一颤,这似乎是她曾经拥有的,只是如今已然变化了模样。

正在言若水思索间,众人到达了目的地。

一块硕大的牌匾竖立在四合院的门前,牌匾上大大的“言府”二次金光闪闪,看样子这牌匾应该换了没多久。

众人将门上的锁去除,推开了言府的大门。

“吱呀”

如果这是在古代,言若水觉得这应该就是某个朝廷大员的府邸吧,四合院里出乎意料的宽阔,一点也不拥挤,坐地面积应该很大,但具体有多大,言若水就无从得知了。

“若水,你随我来”

将众人都安排在大厅,言爱国只喊了言若水一人,而在座都明白这是要叫她去祠堂了。

经过几个蜿蜒曲折的花园,言若水跟着言爱国来到了一处较为荒凉的祠堂,赫然就是言氏祠堂!

“你进去吧,桌子上有两本本子,你记得看,看完以后就可以出来了”言爱国慈爱的摸了摸言若水脑袋,轻轻将之往祠堂里推了推。

望着幽暗的祠堂,言若水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摸了摸左右手上的珠串,发现都在以后,终于提起勇气跨入了言氏祠堂!

因为祠堂里的昏暗,言若水下意识的闭了闭眼,而当她睁开以后,看见的是密密麻麻的牌位!

所有牌位都是姓言,估计这就是言家祖先的牌位了吧,言若水一下子看见这么多牌位,心里陡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克制着自己不要用火眼金睛去观察,言若水下意识的低下了头,然后她看见前方的桌子上有着两本本子,难道就是言爱国口中要她记得看的本子?

“族谱,”

桌子上的两本本子,一本叫族谱,这简洁易懂,言若水也明白,但叫‘’的本子是什么鬼?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

哎,不对!这串数字怎么熟悉?!

电光火石间,言若水想到了!

上饶牛皮癣专科医院
郑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妇科医院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