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世界史

机甲之女生宿舍 第七十九章 约会(下)

发表于:2020-02-20 19:44:54 来源:乌鲁木齐历史网

机甲之女生宿舍 第七十九章 约会(下)

南宫雪这突然的俏皮让凌凡一下反应不过来。

见南宫雪转回头去,凌凡连忙接着话题继续道:“你一定是从小姨那听说的吧?小姨真是的,什么私隐都不留给我。”

“张姨她人很好。”

“是啊,我能住在这里也多亏了小姨了,如果不是她……”我也不能遇到你啊。后面半句凌凡没有说出口。

之前他一直觉得配不上南宫雪,他也想过将心底这份爱慕一直隐藏下去,可每当接触到南宫雪温柔的眼神,他都觉得心中一阵躁动,就算知道是厚颜无耻,他也要试一下追求这个女生。

二人聊着平常的小事,很快走到了离小别墅不算远的商场,这个商场中就有电影院。

走进商场,在去向电影院楼层的电梯里,和他们一同搭乘电梯的人目光不自都瞄向南宫雪,南宫雪的气质实在太吸引人了,这一幕让凌凡不由想到了赵莘瑜,和赵莘瑜一起时好像也是这样呢。两个气质迥然的美女,大概不止她们,只要他和小别墅里任何一个大小姐出来都会是这种效果吧。

在放映厅内坐下,凌凡用眼睛扫了眼南宫雪,对于他特定选择的角落位置,南宫雪像是不怎么在意。这样的结果让他不由一喜,电影院的角落位置一般都只有情侣才订,南宫雪应该也知道才对,她没有任何不自然,难不成是默认了……

凌凡深吸了口气,现在还不能胡乱猜测,虽然他相信南宫雪一定已经明白他今天约她出来的目的,但在正式开口确定前,他还不能沾沾自喜。

电影播放的是一套新上映的爱情片,凌凡并没有看进去多少,南宫雪就坐在他身边,就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能闻到少女身上芳香的气息。

目光悄悄盯住座位扶手上的小手,凌凡咽了口唾沫,现在只要他轻轻一抬手就可以搭上去了。可这样好吗?她会不会觉得我很轻佻?

说不定她会默认呢?如果她默认了……凌凡怦然心动,就在他的手开始颤颤地抬起时,南宫雪的声音忽然响起。

“小凡,你觉得他做得对吗?”

“啊?”凌凡一惊立即坐直身子。“他……不太对!”回想着电影的剧情凌凡忙道。

“你是这样觉得的吗?”南宫雪转过头目光对着他。

在阴暗的电影院中南宫雪的眼睛显得格外剔透,被这双眼眸盯着凌凡觉得的心跳骤然快了几分。

“嗯,我不赞成他的做法。”回想着大致的剧情,凌凡道:“爱一个人就应该奋不顾身去爱才对,他这种为了对方好而放手的温柔,我不赞同。”

“但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嗯?”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这样。”凌凡有点尴尬,他们的意见竟然分歧了。

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南宫雪说完后又继续看起了电影,但凌凡忽然觉得之前的紧张感消失了,替代的是一阵莫名的失落。

“不如相忘于江湖吗?”这种失落感下,凌凡不由想起了于小情,那个他曾经最爱的女生,他们的确没能相濡以沫下去,小情选择了忘于江湖,只有他还一直紧紧于怀。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电影播放完毕,另凌凡欣慰的是,电影最后的结局男女主还是在一起了,这也让刚才有点郁闷的他心情好上了些许。

“我们去江边走走吧。”凌凡建议道。

“嗯。”

商场不远就是蓝布江,作为联邦有数的河流,蓝布江穿插了整个海杭市,凌凡和南宫雪走在洁净的江边,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趁中秋节出来游玩的情侣。

凌凡深吸了口气,这里就是他决定告白的地方了,可此时望着南宫雪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哥哥,买朵花给姐姐吧!”突然,一道幼稚的童声从凌凡的身侧传来。

凌凡低头一看,只见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正抱着一束花站在他身边,水汪汪的眼睛勾勾地看着他。

江边风很大,看到小女孩被江风吹得凌乱不堪的头发凌凡不由怜惜,道:“多少钱一支,给哥哥一支吧。”

小女孩高兴道:“10元一支!”说着,从手中的花束中拣出一支,递给凌凡。

凌凡也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十块钱换过了小女孩手中的花。

就在此时,南宫雪突然拿出两张一百块,弯腰放到小女孩的手里,道:“小妹妹,花姐姐都买下,你别到处跑了,快回家吧。”

南宫雪此时的模样让凌凡的心跳不自觉漏了一拍,现在的她仿佛一名温柔美丽的下界天使,那恬静的笑容让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往自己的心中越陷越深。

小女孩惊喜地接过南宫雪的钱,把整束花都递给她,然后又忙着从脏兮兮的口袋里翻着零钱。

南宫雪道:“不用找了,剩下的钱你自己留着买东西吃吧,月饼节快乐!”

小女孩喜出望外,用力地点了点头,用甜甜的声音道:“月饼节快乐!哥哥姐姐,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听到小女孩的话凌凡有点尴尬,偷偷地看了眼南宫雪,只见她只是摸着小女孩的头微笑着。

小女孩跑开了后,南宫雪手捧着一束玫瑰,凌凡手里拿着一支,他看了看南宫雪手上的,把手里的玫瑰也递给她,道:“刚好凑够九支。”

南宫雪轻笑一声,接过凌凡的玫瑰,继续与他漫步在江边。

走了一会,凌凡提议道:“渴不渴?要不我们去喝点东西?”

南宫雪摇头,道:“我不渴。”

被南宫雪拒绝,凌凡有点悻悻,看着不远处江边的一排石墩,又道:“那……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南宫雪点头,二人随即走到了石墩边。

坐在江边,江上的风把南宫雪肩上的秀发吹得飘零起来,南宫雪就这么捧着鲜花静静地坐在石墩上,眼睛平和地看着对岸的灯火。

凌凡在旁边却是如坐针毡,不时看一眼南宫雪,好一会儿,凌凡有点僵硬地道:“南宫雪……”

“嗯。”南宫雪没有回头望他,依然静静地望着对岸。

“那个……你有男朋友吗?”凌凡鼓起勇气问道。

听到他的话,南宫雪终于把目光从对岸收了回来,过了一会儿,才回首看向他:“有。”

仿佛听到了一声霹雳在心中响起,凌凡还隐隐中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凌凡压下心里的混乱,语气保持平静地道:“呵呵,都没见你怎么提起过呢?他是哪里的?”

“他在欧利巴,是我的未婚夫。”

一阵连续的破碎声从凌凡的心中响起,凌凡艰难地转过头,看着对岸的灯火,苦涩地道:“原来这样啊,那……你男朋友真幸福呢……”

还没待凌凡细细品味心里那黄莲般的苦涩,一道温润突然贴在了他的脸颊上。凌凡一下瞪大了眼睛。

不可思议地望着南宫雪,手不自禁地触碰向那抹残留的温热。

南宫侧头微笑道:“我有点困了,我们回去吧。”

“嗯……好。”

柳州妇科医院咋样
甘油三酯高怎么调理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