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世界史

灵王朝 第五二六章:虎斑鱼恶鬼

发表于:2020-02-20 19:33:17 来源:乌鲁木齐历史网

灵王朝 第五二六章:虎斑鱼恶鬼

刺鱼**,八爪鱼毛毛,金枪鱼涂涂。这三个名字丝毫没有鱼人凶悍的气息,让得庄邪一时间也是实难适应,只能脑海中不断的灌输潜意识的概念:“**是个凶恶的刺鱼恶鬼,毛毛是个霸道的八爪鱼恶鬼,涂涂是个蛮横粗鲁的金枪鱼恶鬼。”

但即便他如何催眠式的灌输概念,但眼睛睁开的那一刻,看见的依旧是那一双双充满呆滞的目光和愣头愣脑犹如木鸡一般的表情。

“**,你躲在屋里几日不见,可是怕了我?”

霎时,帐篷外传来了一道略显阴冷的低音,庄邪眉头一皱,但见面前的**脸色一变骤然吓得哆嗦起来。眼神恍惚间看了看庄邪,也是连忙摇了摇头:“庄大哥你快躲起来先,是新兵营的虎头儿来了。”

“虎头儿?”庄邪略有些疑惑,却见这会儿那毛毛和涂涂便是反应神速,轻声解释道:“虎头儿是新兵营的黄魂恶鬼,凶得很,平日里在兵营受了气,便来欺负我们这些赤魂恶鬼发泄。”

“还有这样的事?”庄邪看了一眼**,见他一脸惊恐的神色,方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入这营帐内,那**便攻击自己,想必是把自己当成那虎头儿派来的恶鬼吧。

轻笑一声,庄邪叹了口气,没等他们三个小鬼反应过来,便掀起帘子走出了帐篷。月光下,他的视线前方赫然站着一个身形魁梧,蜡黄色的鱼皮之上长着斑驳虎纹的鲛人恶鬼。他亦非鲛类恶鬼,想必也和**口中说得初阶鲛人一样。

除了身上的鱼皮虎斑之外,最为显眼的,当属他正正方方脸上,那外露而出的獠牙。庄邪看着他,轻笑了一声,道:“你不会是虎斑鱼恶鬼吧?”

虎头儿身披软甲,腰间别着一把细长的鱼骨锯齿,一双眼睛如虎凶狠,当看见庄邪的那一刻,略微出现了一丝疑惑,不过旋即,那种疑惑便被轻蔑所替代:“哪里来的小鬼,如果不想受到连累的话,速速把**给我叫出来,否则老子我今个儿就拿你出气。”

“蛮横霸道,毫不讲理,市井里是屡见不鲜的事。但像你这样的家伙,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庄邪看着他,面不改色,依旧笑不露齿地道。

这样略有些挑衅意味的话,不出所料的引来那虎头儿神容大变,他低哼了一声,周身有着暗黄色的气旋泛起,即便在黑暗中也是格外的明显。他只是这般展露一下气息,就足以让得脚下的黑石龟裂而开,化作无数细小的沙石悬浮而起。

“小子,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既然是新来这里的小鬼,就要懂得点规矩。我乃黄魂级的新兵,岂容你这般在我面前放肆。”

庄邪鼓了鼓掌:“厉害,黄魂级的恶鬼就是厉害。但那又如何呢?这就是你欺负新兵的理由?”庄邪挑着眉头,表情甚是不屑,看得那虎头儿牛眼一睁,大喝着便是朝他暴冲而来。

他的气息远比**要强上很多,毕竟是黄魂级的恶鬼,爆发出来的气息还是让得庄邪为之一颤。但即便如此,庄邪的脸上依旧没有太多表情的变化。浑身一劲,他握紧了拳头体内的气息随之向外震慑而出。

霎时间,缕缕的黑气从他的衣袍之中蹿了出来,让得那疾掠而来的虎头儿愣是一怔,顿下脚步,隐约间能够察觉到一丝极强的气息,但经他的判断,这种气息并非魂力,不禁浓眉倒竖,当下不敢掉以轻心。

“怎么?怕了?”冷笑一声,庄邪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双脚一蹬,整个身子朝前疾掠而出,两指间一柄细长的气剑凝结而生,在突破达到灵王后期的境界后,这种黑色的气剑远比先前更加的刚猛,剑气一指而出,虎头儿反应神速,猛地避开。

轰的一声响动,他闪掠一旁,但见剑气落地便是将坚硬的海石地表劈出一道极深极长的沟壑,顿时让他瞪大了双眼,有些惊愕地看向了庄邪:“你究竟是从何而来的恶鬼,为什么你的身上没有魂力里?但却有着一种奇特的气息。”

疑惑之声还在空旷的大地上环绕,而下一秒,又一道剑气已是在来不及反应之际,如电光火石一般刺穿了他的肩头,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那虎头儿一声凄厉的叫喊,整个身子向后滑行而去。

双掌递出,五指之上长出了如虎爪般锋利的爪子,深深的潜入海石地表之中,乃见沙石在锋利爪子的切割下掀起,他的身形向后俯趴滑行了半丈有余,方才停了下来。嘴角獠牙咧开,目光之中尽是一片骇然。

“好强的气…他究竟是谁…”肩头的鲜血还在流淌,但此刻的虎头儿已经全然忘却了这一点,满脑子皆是疑惑。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夜,他像往常一样来到这里,却不料遇上了一个阎罗。

但比起阎罗,眼前的这个少年虽然有着那种相同的可怕实力,但外形和气息却是给人一种温和如玉的感觉,他脸上始终有着斯文的笑容,但在此刻看来,却是透发着阴寒之意,让人汗毛乍起,暗生恐惧。

漂浮在庄邪周身的黑气逐渐散去,望着被打退的虎头儿,庄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掌,也是暗暗惊奇,没想到自己突破到灵王后期的境界,这种以灵化形的剑气简直是招手即来,游刃有余,气息运转要比原先更加的顺畅,也更加的强劲。

心头暗喜之余,他看向那虎头儿,道:“平日里你欺负赤魂级的新兵,今儿也让我欺负欺负你如何?”

虽然只是虎斑的鱼,但他却有着虎斑的性子。加上鬼鲛鱼人生来的桀骜,让他即便面对这样的恐惧也丝毫没有半点退缩,怒哼一声,体内的气息全然抖转而出,一枚黄色的魂环在他的头顶之上亮起。

霎时间,他整个身子都膨胀而起,缕缕的黄色气流缠绕周身。紧接着,沿着脊梁骨,长出一根根细长的尖刺,身躯之上的肌肉也膨胀到了极致,虎爪一握腰间的鱼骨锯齿,但见刺眼的白光一闪间,那鱼骨锯齿也赫然放大,最后竟是长达八尺!

庄邪暗暗心惊,他能够察觉到在虎头儿魂环觉醒的那一刻,他的气息也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与先前所遇到的恶鬼相同,魂环觉醒前后的差别几乎就是天壤之别。

而感受到这样强劲的气息,庄邪却也依旧没有退缩,他双膝微微攻下,体内的灵力和妖气开始快速的交织,一阵阵黑气自他周身悬浮而起,旋即间凝结于掌心之中。

伴随他眉头一凝,一掌打出,身前顿化一个狰狞的龙头,但听一声震天的龙吟,一条巨长的黑龙猛然朝着虎头儿轰击而去。

“飞剑如龙!”

喝声还未落尽,那飞龙已如翻江倒海一般掀起了大片的沙层,朝着虎头儿席卷而去。气息强劲无伦,也是让得虎头儿刚刚经过魂环觉醒后获得的自信顿然全消,一双虎瞳狰狞可怖,惊骇了一声,旋即硬生咬牙迎上前去。

但听一声轰隆巨响,他手中那柄八尺之长的鱼骨锯齿在黑暗中迸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与黑气翻滚的飞龙交轰在了一起,迸发出强烈的气流撞击,将这片海石地表顿时劈裂而开,震起层层的烟浪。

烟浪深处,一双虎瞳散发着金光,怒吼着撕裂了尘埃,携着满是血污的身躯朝着庄邪暴突而来。很显然他身上受尽了伤痛,但却依旧视死如归般朝庄邪攻击而去。这样可怕的意志也是让得庄邪心头一颤。

脚步略微向后退开了几分,庄邪清楚,这样的对手如果不能一击毙命的话,凭借他顽强的斗志,定会再度站起来,很是难缠。于是他镇定了情绪,眼瞳深处一抹精芒掠过,旋即大喝了一声,体内的灵王罡气在一瞬间迸发而出。

但听一声轰隆巨响,一道金光在方圆一里内荡漾而开,宛如一道横削而出剑气,横穿了虎头儿整个身躯,让得他暴冲而来的身形顿时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宛如雕像一般,半刻之后,一行鲜血顺着嘴角滑下。

健硕的腰腹上出现了一道金光转瞬即逝,旋即间,那里便多出了一道血痕,鲜血顺着那道血痕如瀑而下,但听嗤地一声,虎头儿的表情愈发的狰狞起来,旋即双腿一软,整个身子都瘫倒在了地上,呼吸变得剧烈而沉重。

半晌之后,他胸脯的起伏逐渐变得缓慢,一双眼睛也失去了它应有的光泽。半刻之后,这个魁梧的身形便化作了精粉般闪烁着暗黄颗粒,随风飘散,消失在无尽的黑暗里。转眼间,一道黄魂的气丝涌入了庄邪的体内,那种熟悉的清凉之感再一次席卷了全身。

深深吸气,深深吐气,天地间一片寂静,在感知了这种清凉之后,庄邪再度张开双眼,视线里便多了那三张充满崇拜的脸。(未完待续。)

...

他达拉非片在哪里买
碧凯保妇康栓使用期限
脑血栓手术后恢复可以吃通心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