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世界史

我从凡间来 一百一十一章 死于智慧

发表于:2020-02-20 18:27:45 来源:乌鲁木齐历史网

我从凡间来 一百一十一章 死于智慧

曹掌柜道,“耍我们,他有必要么,咱们中了这噬心虫,性命为他操控,他耍我们有何益处?且静候消息便是。”

“静候?曹兄当真好耐心。”

清癯老者冷声道。

刘副岛主道,“祝兄何意,莫非想弄歪心思。那可是王梅花。”

清癯老者道,“王梅花又如何,这里是猎妖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你们真的能忍?王梅花到时候兑现承诺好说,如果他根本不兑现承诺,又该如何?”

左副盟主冷声道,“祝兄到底是何意,要我等冒死一搏?还是祝兄有把握请动圣庭的真丹老祖出手?”

清癯老者道,“我若能请动真丹老祖,还会是如今这般模样,今日之厄,只能靠己。祝某有心布一杀局,引那王梅花入彀,咱们合力,瞬杀王梅花,取得噬心虫瓶,才是上上策。”

“而咱们如今受制于王梅花,反倒是桩好事。至少能减轻王梅花的戒心,有助于咱们下手,诸位以为如何?”

“好,好计策。”

一道声音,如幽灵般传来,清癯老者身子一滚,便扑倒在地。

曹掌柜,刘副岛主,左副盟主尽皆歪倒在地。

许易的身形再度现在众人身前,清癯老者不住叩首,才要说话,朵朵梅花便将他扑中,瞬间烧成一段白灰,连神魂都不曾透出。

许易盯着才封住的瓶口,晃了晃,舒口气道,“还好,我这宝贝,没受损伤。”

收了噬心虫瓶,漫不经心地道,“祝兄是可惜了,他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某是苦口婆心,三番四次地说了某对你们的性命没兴趣,偏偏没人往心里去,不作死怎会死?行了,某去了,你们接着商议,有结果了告诉我。”

许易一道青烟般消失不见。

曹掌柜,刘副岛主,左副盟主三人依旧瘟头瘟脑地没回过神来。

祝先生堂堂一方之尊,闻名东海的智者,就在眼前被烧成了一段白灰。

最最可怕的是,那王梅花真如恶魔鬼魂,心思阴沉到了极点。

谁能想到,他明明去了,又跟行数千里,隔了半日多的时光,死死守卫一旁,就为抓自己等人的短处。

祝先生的确不该将算计王梅花的话说在明处,可像王梅花这般阴损,祝先生便是再缜密,又怎能脱得出他的算计。

只要有行动,迟早会露出破绽。

王梅花无疑耐心惊人,阴险惊人。

许易离开足足半个时辰,三人动也不动,甚至连心念都不敢传递。

直到月华从洞窟洒落,曹先生率先遁出,左副盟主和刘副岛主才随后遁出,三人招呼也没打一声,各自分散。

似乎只有分散了,才能安全。

既已杀鸡儆猴,许易实在没兴趣再玩尾行的游戏。

他并未离开梅陇岭,就选择了在曹掌柜四人议事的洞窟中,暂住了下来。

他先联通了何仙君,并将所得的海图一并传给了他,要他代为续传给仙门。

用的理由,便是传送海图的玉牌破碎,只能由何仙君代传。

事实上,他还真不耐烦每天定点地向仙门传送海疆图。

打发了不情不愿的何仙君后,许易开始盘点今日所得。

须弥戒,足足十七枚须弥戒。

稍稍一汇总,许大官人瞬间幸福了。

天量的灵石,自不待言,竟还有一快珍贵的符宝。

此物,他求之极深,却不能得。

身为符师,许易自不比旁人,只要有符宝,他便测定符性,解析符意,继而,激发异符。

当下,许易便择取一枚金系奇符,做起了测试。

足足花费一日工夫,才将这枚一阶二级奇符解析完毕。

按照领悟的术法,将奇符打出,瞬间洞窟中暴起一大片金属风暴。

许易面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余下两日,许易便在洞窟外的浅海中试验灵蚌珠和疾风披风。

待得得心应手后,他便打算去寻刘沫儿。

彼时,于猎妖坊中分别,刘沫儿曾承诺于他,代为全力探听妖元石的消息。

他不知道冰火兔还能撑多久,此事宜早不宜迟。

岂料,他才腾出梅陇山脉,药囊中便传来动静,催开那枚传讯珠,却是刘沫儿传来的求救讯息,“前辈,速来东海,方位,魁星四角半,天狼星三角七,我父兄遇险,恐遭不测,此次船队,还带回了妖元二转的妖尸,说不定便有妖元石的消息……”

刘沫儿所报方位之法,修行界极为常见,许易一听即明,回了个信息后,火速朝那边赶去。

不为别的,他可知晓刘沫儿父兄带领的船队,进入深海边缘地带,背后便有各大势力为解鸾玉仙岛之灾的影子。

说不定便是受哪一家仙门驱使,入那深海边缘一探。

既然入过深海边缘,必定有一番机遇。

好在天时尚好,没有妖雾封禁海域。为节约时间,许易根本不惜灵符,一连十几张怒风符打出去,转瞬便遁出一万多里。

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便到了刘沫儿所报的方位。

海浪涛涛,长天一碧,却哪里有刘沫儿的影子。

许易却也不急,毕竟当时发的位置,距现在肯定有一定的位移。

虽然刘沫儿的传讯珠失了效用,料来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便是海舟轻飚,也遁不出多远。

许易神念放开,不过半柱香,便锁定了刘沫儿。

一条远超七蟒号的巨舰正在海面上狂遁,好似一条翻江巨龙,所过之处,掀起的巨浪足有一丈来高。

“刘沫儿小姐可在船上!”

隔着数十里,许易便被数十道神念锁定,他朗声呼喝,正为分辨友敌,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他声方传道,刘沫儿腾空而起,许易身化残影,不过十数息,便跃上船来。

才踏上船来,许易便嗅到浓烈的血腥气,甲板和两侧护栏,皆有浓烈的焦黑。

刘沫儿面色发白,似乎受伤未愈。

甲板上十余人,正齐齐注视着许易,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饶是许易有所准备,也不由得暗暗吃惊,甲板上的十余人竟俱是阳尊强者,其中竟有两位点元强者,居中的那位和刘沫儿挂相的老者,竟是点元强者。

郴州牛皮癣医院咋样
经期不准吃什么药
八子补肾胶囊生产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