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解密

有很长一段时期

发表于:2020-01-22 02:46:29 来源:乌鲁木齐历史网
有很长一段时期,南屯儿村的男人们只要一听到“改改”这俩字儿,脸上都会不约而同地浮上一层意味深长的笑意,那些个轻狂孟浪的,还会很暧昧地吐出一句:“这娘儿们,那可真叫……嗬!……”女人们则多数会把嘴一撇,从牙缝儿里挤出两个字:“她?唏!……”后面那个“唏”字往往还要把尾音儿拖得长长的,好象这样才足以表达出她们内心里的不屑和鄙视。
改改是南屯儿里做猪肉生意的汉子王建生的媳妇,她说不上多美,甚至也算不上漂亮,可自打她嫁过来不多久,屯儿里的女人们就敏感地觉察到,原本平静如水的生活里好象被谁撂进了块大石头似的,荡起了一波儿一波儿的水纹。
改改长得虽不十分美,可她爱美。当然,哪个女人不爱美呢,不过南屯儿里象她那么敢美的女人可不多。
乡里的女人,不管做姑娘时候有多爱美,一旦嫁了汉子,成了人家婆娘,成天埋在家务堆里,烟火灶间,就有那份儿心也都悄悄藏进心底里了,顶多能把自己天天收拾得干净利索些,也就算是比较讲究的女人了。
改改可不这样,她天天把脸儿涂得白白的,眉画得长长的,嘴唇儿抹得红红的,走起路时风摆杨柳一样,打她身边儿过一下,那股子香味儿能熏得人打喷嚏。
南屯儿的女人们看到改改时当面打着哈哈夸她,背过身就悄悄嘀咕:“天天对着一堆肥猪肉打扮得妖精似的给谁看呢!”
改改的男人王建生做屠户也做了好几年了,生意一直不好也不坏,他也没有兄弟姐妹,是棵独苗儿,先前儿和他爹一起爷儿俩搭手儿做生意,二十岁时候,他爹生病死了,只剩下他娘儿两个过日子。改改过门儿以后,生意上的事娘就撒了手,只帮着料理些琐碎的家务,王建生忙着杀猪,卖肉的事就交给了改改。
起初改改什么也不懂,掂起刀来对着那一堆肥猪肉直皱眉。可生意总是要做的,一家子的柴米油盐,还有她的胭脂香粉钱,可都要从这些猪肉上来呢。过一阵子,就熟练起来,很像模像样了。做生意本来接触的人就多,有那些个轻嘴薄舌的看她整天站在肉案子前还打扮得花枝儿似的,就常借着买肉的当儿轻薄她几句。她原就是泼辣的性儿,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越发泼起来,什么都敢说,嗓门儿又大,一张嘴说出的话有时让那些男人们听了都脸红。
她的生意却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村子里杀猪卖肉的有好几家,哪家也没她家生意好,常常她一天的猪肉早早就卖完了,人家摊子上还挂着老多。
渐渐就有了许多关于她的传言,说她跟村儿里的谁谁睡过了,又跟谁谁眉来眼去了,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到后来,甚至有人说村里的每个村干部都是她的相好,要不怎么总会让她得着些好处呢。
这些话自然免不了也传到改改耳朵里一些,她却好象一点儿也不在乎。有一次大概是哪个涎皮赖脸的货当面拿这话取笑她,她老大嗓门儿说了一句:“只要我家建生不吭声,谁他妈再说什么也白搭求了!”
这句话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儿南屯儿村,大家开始同情起王建生来,一些多事的女人甚至瞅着机会,估摸着王建生听得见的时候把这些话撂出来,刻意要让他听到,谁知这个男人却跟没事儿人似的,屁也没放一个。
王建生和态度自然和改改的那句话一起成了南屯儿人的笑柄,成了男人和女人们很长一段时期里茶余饭后的谈资。不过这好象也并没有改变什么,王建生还是天天杀猪,改改还是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在案子前卖猪肉。时间久了,人们渐渐也就习惯了,偶尔有人提起改改的名字,男人们还会暖昧地笑着说一句:“这娘儿们,那可真叫……嗬!……”女人们也还会撇撇嘴,挤出一句:“她?唏!……”但是大多数时候,人们已经懒得再大惊小怪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十几年以后,改改竟再一次成为南屯儿村热门儿的话题。
事情出在王建生身上,才四十岁出头的壮男人,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给击倒了,虽说往医院送得还算及时,保住了这条命,可他要很长时间不能走路,瘫在床上了。
这下人们不由又把目光转到了改改身上。这个女人,虽说已经不再年轻,可爱美之心一点不减,脸上的脂粉也越涂越厚,这些年关于她的风流韵事更是一天也没断过。王建生这一倒下,猪肉的生意不用说是做不成了,上面是老母要奉养,下面是正上学的孩子,这么样一个女人,肯定是留不住了。
果然,没过多久,改改开始经常往城里跑,还是把脸儿涂得白白的,眉画得长长的,嘴唇抹得红红的。有人说,她和一个在城里开饭店的男人好上了,又有人说,她被一个有钱的老板给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建生的娘撑着多病的身子照顾着儿子和孙子的生活。
不过,改改倒没有象人们猜测的那样一去不回,她隔不久就会回来一趟,虽然每次都匆匆忙忙的。时间象流水,在南屯儿村人们各种各样的猜疑和议论中一年一年流着,建生居然慢慢好起来了,终于会推着小车自己走路。他会买菜做饭的时候,改改开始每天回家。
有人遇着建生去买菜,和他打招呼时问起改改,他说改改是在城里一家饭店给人家帮工,以前家里一团乱,没有人给她按时做饭,所以她才很少回来。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这些年看病的钱,都是改改挣的啊”建生说着句话的时候,眼圈红红的。
改改的儿子成家了,因为家里负担太重,儿子又没什么大本事,亲事成得很不容易,分家的时候,原说让建生的娘跟着孙子住,娘老了,眼也瞎了,需要人照顾。可是媳妇儿说什么也不同意,跟改改大吵了一回,还把听到的从前关于改改的传言抖了出来,说得十分难听。
改改看了看窝窝囊囊一脸为难的儿子,什么也没说,把瞎眼的婆婆又接了回去。她对建生说,这是报应,我当年跟你娘不也是这样吵过的吗?
改改和媳妇吵架的时候,南屯儿的许多人都围着看,人们这时忽然注意到改改老了,那张脸仍涂着厚厚的脂粉,可还是遮不住眼角深深的皱纹,那描得长长的眉和涂得红红的嘴唇也显得那么扎眼。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现在南屯儿村的那些和改改同辈的人们,早已经没有兴趣再象当年那样关注她了,只是偶尔听到改改的名字时候,男人们会意味深长地吐出一句:“这娘们儿,可真是,唉!……”女人们则会漫不经心地挤出俩字儿:“她呀?唉!……”

共 2 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塑造了一个典型的泼辣女人形象,改改的爱美之心和勤劳、大方、豁达、贤惠有机的结合,通过卖肉、进城打工、善待婆婆的几个细节,把改改这个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作品贴近生活,写的又是小人物,主题接地气,颂和谐,是篇难得的佳作。推荐。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9-17 09:11: 1 微型小说栏欢迎不然,握手了,期盼您的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9-21 20:1 :2 啊呀,好呀,有了老大是不是就好混了@-@~河源中医男科医院
动脉硬化并发症能用通心络胶囊治疗吗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吃什么药